第1019章 委屈的空姐

3楼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秦飞在机场下了车。

    美姬已经在候机大厅了,见秦飞来了,微微皱了下眉头:“你迟到了十分钟!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做早餐耽搁了一会儿。”秦飞尴尬的说道,没想到美姬时间观念还挺强的。

    “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美姬依然不冷不淡的样子,从包包里摸出一张机票:“这是你的,还有托运手续也办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先去把行李托运了!”

    秦飞接过机票,随后走到了行李托运处,把轩辕剑当成“古玩”办理了托运手续。

    心里有些感叹,要是有一个带储物空间的法宝,就没这么麻烦了。

    随后,见登记的时间快到了,秦飞便和美姬走进了安检口。

    今天的美姬,穿着一件黑色的针织衫,比较贴身。勾勒出了胸前胀鼓鼓的曲线。

    身下,是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,显得双腿浑圆而修长。

    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,张开修长的胳膊,让安检小哥检查。

    那玲珑起伏的背影,让后面的不少旅客,眼睛都微微亮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,见秦飞一直跟在美姬身边,已经有了男伴,那些旅客就放弃了搭讪的想法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就登上了飞机。

    漂亮的空姐例行讲话之后,飞机便慢慢滑行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带着眼镜,看起来五十岁上下的男子,转过身,手里夹着一张名片:“美女,是要去岛国发展吗?我是冈本一夫,名下有三家私立医院,能有幸认识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了,我不会在岛国发展的。”美姬冷淡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美女,你应该是混血儿吧?你可知道,我们岛国比华国先进多了,我认识的都是上流社会的人....”眼镜男子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通,目的就是想泡美姬。

    秦飞本来不想多管闲事,毕竟这个冈本一夫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穿着制服,身材苗条的漂亮空姐过来提醒他系好安全带,他还在喋喋不休,甚至羞辱空姐:“我是岛国人,我的身份比你们机长都高贵,信不信我投诉你服务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先生,飞机马上要起飞了,所以....”漂亮空姐抿着小嘴有些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到底系不系安全带,不系我就把你从窗户丢出去!”秦飞实在看不下去了,站起来冷冷的盯着冈本一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嗦嘎,你什么东西,你敢威胁我?”冈本一夫也站了起来,不甘示弱的瞪着秦飞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滚下去!”

    秦飞可不想再惯着他,一把抓着他的领带,就拉到了过道上,准备丢下飞机。

    很多外国人,仗着华国人友善好客,就自以为高人一等。其实,这不过是夜郎自大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岛国,才华国的十分之一面积不到,有什么好狂妄的?

    “先生,别冲动!”漂亮的空姐拉住了秦飞的胳膊,还真怕秦飞把这岛国人丢下去,到时候引起的就是国际纠纷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说一遍,你要坐飞机,就老老实实的,不坐飞机就滚下去。再哔哔歪歪的,老子就捏死你!”秦飞捏了下拳头,冈本一夫的领带直接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不少旅客都张大了嘴巴,这是什么力量啊。领带可是布料的,十分的柔软,竟然都能捏碎。

    这要是捏在人的脖子上,也会当场嗝屁吧?

    冈本一夫也微微楞了一下,没想到秦飞这么厉害,讪讪的闭上了嘴巴,悻悻的回到了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先生,谢谢你。”漂亮空姐感激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举手之劳,你去忙吧!”秦飞微微笑了下,随后也坐回了位置,系上了安全带。

    渐渐的,飞机开始加速,飞上了云端。

    一路上,美姬都没怎么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的云海。

    秦飞闭着眼睛调息,尝试着突破神三。

    差不多一个小时后,刚才那漂亮的空姐,有些急促的走了进来:“各位旅客,我们机长突然感到身体不适,有医生能帮忙检查一下吗?不然的话,只能紧急迫降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医生!”冈本一夫率先举手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这边请!”漂亮空姐急忙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不急,你先给我道个歉,刚才我在你们飞机上,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。”冈本一夫挺着胸口,一脸的傲慢。

    秦飞他不敢惹,要挟一个空姐还是不在话下,不然他的面子往哪里搁?

    “这....好。冈本先生,我谨代表个人,为服务不周给你道歉!”漂亮空姐深深的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没办法,机长身体不舒服,要不及时医治的话,很有可能给整个飞机的人带来危险。

    “哼,这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冈本一夫挺着大肚子,得意洋洋的走进了驾驶室。

    秦飞耸耸肩,感觉这冈本一夫就是个小丑,在那里卖力的表演,但是自己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至于机长的病,秦飞自然“看”到了。

    中医讲究“望闻问切”,他的感知力,让他已经到了不用接触身体,就能知道对方病因的地步。

    只是熬夜引起的眩晕而已,如果冈本一夫真的是医生的话,应该有办法让机长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所以,秦飞也没太放在心上,继续闭着眼睛调息。

    只是,几分钟后,冈本一夫脸色有些难看的回到了座位,嘀咕说道:“真是倒霉,没想到还要紧急迫降!”

    “喂,空姐,他没治好机长?”秦飞忍不住叫住了漂亮的空姐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....机长还能勉强支撑,大家也不用紧张。到了地面后,我们会安排大家转机的。”漂亮空姐急忙安慰秦飞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也懂一点医术,我去看看吧!”秦飞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你是医生吗?”漂亮空姐高兴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只是略懂一点皮毛。先过去看看机长再说!”

    秦飞也不愿多解释什么,和漂亮空姐一起走进了驾驶室。